天空里的7

我只是一个路人┐(´-`)┌

新年快乐

【一生】[第五章]

    [第五章]会说话的忍犬
    清晨,天才蒙蒙亮,一名约莫三四岁的银发孩子就从屋子里走到后院来,有模有样的练习体术和手里剑。
    “嗒,嗒,嗒”随着一声声苦无进入靶子的声音,银发孩子的脸上露出了微笑,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,兴奋地对着屋子里喊道:“爸爸,我的苦无已经能够完全命中靶心了!”
    这时,旗木宅通向后院的门被拉开了,银发男人走到靶子面前,“还行,全部命中。但要我来说——还是不合格。”
    银发孩子脸上的笑容消失了,刚要开口,就被银发男人打断。“卡卡西,你的苦无虽然全部都打在靶心,可力度却不够。你看——”朔茂用手拍了拍靶子,苦无就掉了下来。
    卡卡西蹲下身子 捡起地上的苦无。“我知道了,我会努力练习的。”站起身,抬头看到朔茂一身忍者制服,不由得问道:“爸爸,你是要……”
    朔茂溺爱地摸了摸卡卡西的头,“我要出个任务,不过家里没人。所以我想让帕克照顾你。”
    “帕克?”
    “帕克是我的通灵兽,他是一只会说话、知识渊博的忍犬哦!”
    “真的吗?”
    “当然啦,我让他出来你就知道了!”
    朔茂双手结印:亥-戌-酉-申-未,“通灵之术!”
    “嘭……”一阵白烟过后,一只满脸褶子、耷拉着眼皮的八哥犬出现在卡卡西的面前。
    “哟!朔茂,好久不见!”忍犬举起爪子,对朔茂打着招呼。
    “你旁边的小鬼是谁?”帕克嗅了嗅卡卡西的裤脚,“一身奶香,还拿着苦无?”
    朔茂蹲下身子捏了捏帕克的脸,不满地说:“帕克,你还记不记得我和你说过我当爸爸了,啊?”
    “这、这个小屁孩是你的儿子?”帕克吃惊地问道。
    “怎么,不可以吗?”朔茂的手用力捏着帕克的脸皮。
    “咝——,疼疼疼。朔茂你轻点,我可以还不好吗?”帕克哀嚎着,闪身躲开朔茂的“魔爪”。
    “那就好,我这几天要出任务。你在家照顾卡卡西,指导他的手里剑术和体术。”朔茂一边说着,一边背上白牙,向门口走去。
    帕克一脸郁闷,黑着脸点头。
    “等一下,爸爸!”卡卡西跑到朔茂面前,“我把爸爸的通灵兽留在家里,那万一爸爸要用帕克怎么办?”
    “没关系的,爸爸的通灵兽可不止帕克一个哦!爸爸的通灵兽是旗木一族的‘八忍犬’的后代呢!”朔茂拍了拍卡卡西的肩膀,“卡卡西不用担心爸爸,因为木叶白牙是战无不胜的嘛!”
    “嗯……”卡卡西点点头。
    “那么,我出门啦!”朔茂拉开门,补充道:“早饭在厨房里!”说完,便向村口飞奔而去。
    卡卡西来到厨房,把早饭端到饭桌上,一脸鄙夷地对帕克说:“为什么爸爸也给你准备了秋刀鱼?你不应该吃狗粮吗?”
    帕克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,“哼,我可是聪明的、有见识的忍犬,不是普通的狗狗!秋刀鱼什么的,我就不能吃吗!”
    “可我认为,你除了会说人话之外,没什么特别的……”
    “你、你……”帕克被卡卡西气的说不出话来。
“我怎么了吗?嗯?”卡卡西嚣张跋扈地盯着帕克。
帕克看着卡卡西的样子,败下阵来。这父子俩嚣张的气势倒是一模一样。“算了,看在朔茂的份上——我大人不计小人过!”
    “那就好,”卡卡西双手合十,“我开动了。”
    之后,是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。
    可卡卡西毕竟是小孩子,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。“呐……帕克,你真的很聪明吗?”
    “当然了,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还多……”帕克咬着鱼肉,头也不抬。
    “……你能不能告诉我,为什么我明明很用力去扔苦无,却没法真正的让苦无有杀伤力呢?”卡卡西用筷子挑着酥脆的鱼皮,闷闷不乐地说。
    帕克抬起头,斜着眼睛看向卡卡西,“你这个笨小子扔苦无的时候,该不会是向打苍蝇一样用力的挥手吧……”
    “诶?……难道不是吗?”卡卡西满脸诧异地看着帕克,“那要怎样做呢?”
    “我可不会白白告诉你用力的方法的……”帕克不怀好意地说,眼睛盯着卡卡西筷子上的鱼皮,明摆着要卡卡西用鱼皮来当报酬。
    “……”卡卡西用筷子戳着鱼皮,心中犹豫着,几番思考后,最终拿定了主意。咬咬牙,把那块煎的金黄的鱼皮递了上去。
    “这样才是乖孩子嘛……”帕克张开嘴,把鱼皮放进嘴里。
    “你扔苦无的时候,不要跟个笨蛋似的,光用手臂的力量挥来挥去——要用全身的力量。”
    “全身的力量?”
    “就是你要用小腿发力,再从小腿到侧腰,从侧腰到手臂。这样才能使出自己最大的力量。”
    卡卡西用力地点点头,看来,自己的鱼皮应该没有白费……
    三下五除二吃完早饭,卡卡西就迫不及待的来到后院。拿出苦无握在手里,闭上眼回忆着帕克的话。深吸一口气,猛然睁眼,小腿发力到侧腰,然后再到手臂。
    “啪”随着卡卡西的手臂一挥,苦无就牢牢地订在了木质的靶心上,足足没入了三分之一。卡卡西呆呆地看着靶子上的苦无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    在一旁的帕克也不禁有些吃惊,虽然说用小腿发力这点不是很难,但一次成功未免……
    “看来帕克算是一只聪明的忍犬呢……”卡卡西看着帕克,心中十分不爽。

    爸爸他……很喜欢帕克呢……

    “好了,定点靶位的准心和苦无的发力技巧你也知道了,接下来就是——”帕克举起爪子,指向后院角落里的一堆木块。“移动靶位”
    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
    “哈……哈……”卡卡西弯着腰喘息着,看着掉在一旁的苦无。这些苦无都插着木块,零零散散地撒在一旁。卡卡西满意地点了点头,直起腰,把苦无一一捡起,收好。迈开步伐,绕着后院跑起来。
    之后就是踢木桩、俯卧撑、仰卧起坐……
    这些都是是帕克训练卡卡西体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。
    自从朔茂出了那次任务之后,就恢复了正常出任务,帕克则在家里照顾卡卡西。一切,仿佛回归了正常。
   
    〖付出和收获是成正比的,不努力就没有收获——哪怕天才也一样。〗
   
字符数:2157(不计空格)

【一生】[第四章]

[第四章]成长
朔茂呆呆地坐在客厅里,思绪万千。
如果……自己快点回家……哪怕早那么一点,美和子就不会死。
如果……
可是,世界上没有如果。
美和子死了,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“父亲,你教我忍术吧!”卡卡西拉住朔茂的衣角,将朔茂飘远的思绪拉回来。
“现在还不行,卡卡西。”朔茂几乎是下意识说出这句话,“你太小了。”
“我不小了,父亲。”卡卡西抬起头,“我已经3岁9个月了。”
“三岁而已,学什么忍术?”朔茂不由得提高了音量。
“可如果我会一点忍术的话,是不是就可以用忍术来通知父亲?”卡卡西争辩道,“那样的话,妈妈不就不会死了吗?”
卡卡西是天才,他有着不属于同龄人的智慧和成熟。美和子的死,让卡卡西撇去了属于他的童真。

朔茂略微睁大了眼睛,如果……
可卡卡西应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。
但是……快乐的童年是建立在父母双全的情况下。
他必须早早地学会保护自己,因为他是木叶白牙的儿子。

“那我就勉强教你好了,”朔茂掩盖着心中的愧疚,不动声色地说。“跟我来。”

[对不起,卡卡西。归根结底,终究是我的错。是因为我,让你有了这样的人生。]

“想要学习忍术,就必须打好基础,体能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。”朔茂带着卡卡西来到了后院,“你先绕着后院跑五圈。”
要知道,旗木宅的后院可不小,绕着后院跑五圈,对于卡卡西来说,还是难了点。
朔茂看着卡卡西那小小的身影,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。

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烘烤着地面,一圈下来,卡卡西的衣服早已湿透了。
“呼……呼……”卡卡西喘息着继续向前跑,可眼前的景象却越来越模糊。
“好了,卡卡西,不必强求自己。你现在压根跑不完五圈。”朔茂严肃地说,“这样的体力,施几个忍术基本上就倒了。”
“那我……”
“以后每天早上我会给你安排体力训练。”朔茂揉了揉卡卡西的头发,神情渐渐温和下来。

自己怎么反抗,都是毫无用处的吧……

“现在先去洗澡,中午,爸爸给你尝尝我的厨艺。”
“嗯,”卡卡西点点头,“我还没有尝过父亲的手艺呢!”

“怎么样?卡卡西,我做的秋刀鱼做的不错吧!”朔茂略带自豪地问道。
“嗯……没有想到父亲的手艺也这么好。”卡卡西说着,又夹起一块鱼肉放在嘴里。
“那是当然的,也你不想想你爸爸是怎样传奇的存在!”朔茂骄傲地说,“做饭什么的简直是小菜一碟。”
卡卡西翻了个白眼,真是……尾巴都翘上天了……
“好啦,快点吃饭,下午我教认识你一些基本的忍术。”朔茂解下围裙,坐下来说道。
“好”
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
“这是忍者基本的忍术之一,分身术。”朔茂分出了一个分身,向卡卡西解释道。“这种分身是用查克拉创造出来的虚影,不是实体,只能起到迷惑敌人的效果。结印是:”
“我明白了。”卡卡西点点头,结印。“分身术!”一个和卡卡西一模一样的查克拉虚影出现在卡卡西身边。
“这……”朔茂十分惊讶,自己仅仅只是稍微讲解了一下,卡卡西就能够理解并且运用,真是天才……
“怎么样?爸爸,我很厉害吧!”卡卡西看向朔茂。
“嗯!卡卡西很厉害,不愧是我的儿子……”朔茂抱住了卡卡西,“不愧是……我的儿子……”
卡卡西不知道,这句“不愧是我的儿子”包含着一位父亲说不尽的苦涩与悲伤。

……

〖如果人人都一样该多好,这样就不会有什么天才和凡人了……〗

字符数:1280(不计空格)

【一生】[第三章]

    [第三章]阴谋
    在一个艳阳高照的早晨,木叶的村民们,忍者们,都聚集在火影楼外欢呼起来。他们都共同庆祝着第二次忍界大战的结束,因为战争的结束,对他们来说,是和平的象征。
    而事实却并未如此。
   
    ……
   
    “综上所述,我们雨隐村的损失乃是参战国里最严重的。因此,我们想让木叶隐村为此赔偿10亿元。”雨隐村的外交官用毫无感情的语调说着。
    “你说什么?你们的要求实在是毫无道理可言!”木叶的外交官肺都要气炸了,“现在战争才刚刚结束,我们木叶的各种物资极度缺乏,怎么可能为雨隐村做出赔偿?”
    “可如果木叶隐村不为此做出赔偿,半藏大人将联合各个小国爆发第三次忍界大战。”雨隐村的外交官威胁道。
    “你们……”木叶的外交官对这样的威胁毫无办法,“就没有……别的可能吗?”
    “办法倒是有一个的。”雨隐村的外交官回答,似乎对木叶提出的这个问题十分满意。
    “什么办法?”木叶的外交官显然对这个希望充满了憧憬。“只要我们木叶做得到,一定会尽力而为。”
    “很简单。那就是配合我们……把白牙的妻子……杀掉!”雨隐村的外交官阴森森地开口。“来完成计划的一部分。”
    “这……为什么要、要杀掉白牙的……妻子……”木叶的外交官显然是吓坏了,结结巴巴地问。
    “哼!你们知不知道白牙杀害了我们雨隐村多少忍者?又让多少家庭支离破碎?要是你们木叶没有白牙这个人,我们雨隐村也不会损失如此惨重!”雨隐村的外交官狠狠地说。“不过,我们也不想让木叶难堪。你们只要在我们动手时支开白牙,为我们的人打好掩护,就不在追究战后损失。”
    “能不能让我们稍微……稍微考虑一下?”木叶的外交官小心翼翼地问。
    “好吧,你们三天后给出答复。要想想好哦,到底是为我们雨隐村做出赔偿,还是配合我们杀掉白牙的妻子。”
    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
    三天后……
    “我们木叶隐村……愿意协助雨隐村杀害……旗木美和子。”木叶的外交官紧张地说道。
    “很好,现在请木叶隐村代表在协议书上签字。”雨隐村的外交官得意地笑了,“协议书上明确写明了行动日期,还请木叶隐村的代表牢记。”
    就在这个会议结束不久,旗木朔茂的妻子:旗木美和子,在6月15号发现死于家中。
    从次以后,朔茂的脸上再也没有真正的微笑,而卡卡西美好的童年,也就此结束。
    他用面罩遮住了脸,为了挡住那张与母亲酷似的面目。
   
    ……
   
    〖这样的阴谋,是由嫉妒引起的,这是人性,因为人是一种感性的生物。人类拥有感情,这是无法改变的。〗
   
    字符数:969(不计空格)
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知道这章很少,所以还会有一章●v●

【一生】[第二章]

[第二章]天才
   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悄悄流逝,就像钢笔里的墨水一样,在不知不觉间用完了。一眨眼,两年的时间就这样悄悄溜去。

    清晨,朔茂交完报告从火影楼里出来,正走在回家的路上。不过,与其说是走,倒不如说是在树林里飞快地跳跃。

    他太想见到卡卡西了,一想到卡卡西那稚嫩的笑脸,便不由得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 朔茂前脚刚迈进进旗木宅,卡卡西就从屋子里跌跌撞撞地跑出来,高声叫到:“爸爸!”

    或许是卡卡西跑得太快,一不留神,便从楼梯上摔了下来。

    朔茂立刻向卡卡西跑去,想要在卡卡西与大地“亲密接触”之前接住卡卡西,但还是晚了一步。卡卡西的头重重地撞在楼梯上,赤红的鲜血立刻从伤口里冒出来。

    “卡卡西!你没事吧!”朔茂急忙上前抱起卡卡西,“哇啊——”卡卡西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,可这突如其来的疼痛让他大哭起来。

    这时,美和子从屋子里冲出来,看向朔茂。“怎么了啊?朔茂,你回来啦。卡卡西怎么在哭?”美和子本来在准备早饭,却听到门口传来卡卡西的哭声,立刻放下手中的活儿,前来查看。

    “卡卡西……他跑得太快,摔倒了,我没来得及接住,卡卡西就……磕破了头……”朔茂怀里抱着号啕大哭的卡卡西,不安地说道。

    “那赶快带卡卡西医院看看啊!”美和子解下围裙,对还在发愣的朔茂叫到。“快点啊!去医院!”

    于是,朔茂带着还在哭泣的卡卡西,向医院飞奔而去。

    “阿纲!快来看看卡卡西!”朔茂一路狂奔到医院,向在办公室里的纲手急切地说道。

    “怎么了?朔茂大哥,有急事吗?”纲手心中十分疑惑,朔茂这次是单人任务,应该没有伤员,什么事能把朔茂急成这样?

    纲手看到在朔茂怀里满头是血的卡卡西,不禁失声叫到:“卡卡西这是怎么弄的?”

    “不小心磕、磕到台阶了……卡卡西没有什么事吧……”朔茂见纲手这么一问,话都要说不利索了。

    纲手从朔茂略微不安的手上接过卡卡西,止住伤口上的血,仔细检查了一番。“幸好卡卡西没有什么大碍,缝几针就好了。但是下次磕到头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!”

    “啊?缝几针……卡卡西他伤得……有怎么重吗?会不会留疤?”朔茂听了纲手的安慰,反而更加不安了。“……你小心点啊!”

    纲手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,“我倒是想问你怎么不好好看着卡卡西,他现在这个年龄最容易摔跤。至于疤痕什么的,大概以后就不太明显了。”说完,纲手就带着卡卡西扬长而去。

    随后赶来的美和子见卡卡西不在朔茂的怀里,问道:“卡卡西呢?”

    “阿纲带卡卡西去缝针了。”朔茂闷闷不乐地坐在医院长廊的椅子上,解释道。

    “这样啊……”美和子放下心来,回顾这件事情发生的经过,发现了问题的所在。“呐,朔茂,你回来的时候还没有进屋子里吧,卡卡西他是怎么知道你回来的呢?”

    “这么说也没错,卡卡西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呢?该不会是……”朔茂心里似乎想到了什么,但又马上否定了这个想法。“不、不可能,卡卡西才两岁多,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 “怎么啦?朔茂,你想到什么了吗?”美和子看朔茂的样子,不禁问道。

    “没、没什么……是我的想法太荒廖了”朔茂摇了摇头,想把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从脑袋里甩开。

    美和子又还想说些什么,但纲手正抱着睡熟的卡卡西从手术室里走出来,便打住了话头。

    “你们放心好啦,卡卡西没有什么事,现在已经睡着了。他现在走路还不是很稳,你们最好在家里铺上垫子。”纲手把怀里的卡卡西递给美和子,“尤其是尖锐的地方,防止再发生这样的事。”

    “嗯嗯,我明白了,我回去就给家里铺上垫子。谢谢你啊,阿纲。”朔茂在一旁点头哈腰,向纲手道谢。心想:这回肯定会被纲手狠狠的敲诈一番,委托金恐怕是保不住了。

    “没什么,不过朔茂大哥,老规矩哦!”纲手大气地挥挥手,“不要抱侥幸心理,钱的事情我记得得最清楚了。”

    “好……”朔茂的脸立刻黑了下来,“早知道这样,我一定会在家里铺上垫子。”

    “朔茂,你还在墨迹什么?走啦!”美和子抱着卡卡西,在门口催出道。

    朔茂一回到家,就分出了五六个影分身,给家里来了个“全副武装”。毕竟用任务委托金换来的建议,肯定对卡卡西有好处。

    而卡卡西从睡梦中醒来,对家里的大变样充满了兴趣。

    “卡卡西,爸爸问你一个问题,好不好?”朔茂趁卡卡西玩得开心,急忙问道。

    “好啊!”卡卡西摆弄着垫子,对朔茂有些不正常的语气浑然不知。

    “卡卡西是怎么知道爸爸回来的呢?”

    “嗯……卡卡西感觉爸爸回来了,就去迎接爸爸了啊。”
    “感觉?”

    “嗯,感觉爸爸跑得很快,是所以卡卡西就跑去接爸爸了。”

    “卡卡西你……”朔茂心中十分惊讶,卡卡西在用查克拉?

    朔茂想到这里,从口袋里抽出查克拉的实验纸,递给卡卡西。“卡卡西可以把查……卡卡西可以用力捏这张纸吗?”

    “诶?捏?”

    “嗯,卡卡西用力捏一下这张纸吧!”

    卡卡西从朔茂手里接过实验纸,用力一捏,实验纸顿时变得皱巴巴的,随后碎了一地,发出异样的白光。

    “啊咧,好有趣啊,爸爸还有吗?”

    “这……”朔茂心中的不安得到了证实,“天才……吗?”

    “砰!”美和子拿着水盆,正准备给卡卡西洗个手,看到这一幕,手中的水盆打翻在地。

    “怎么了吗?”卡卡西对家人的怪异举动迷惑不已,“爸爸?妈妈?”

    “朔茂……”美和子欲言又止,“全属性查克拉……主属性是……雷,对吗?”

    “我们一族的族人一直是全属性查克拉,但是……像卡卡西这样这么小就可以有意识使用的。据我所知,从来没有过。”朔茂迟疑了一会儿,才开口道。

    “那你……要不要教卡卡西……?”美和子已经回过神来,蹲在地上,擦拭着从水盆里倒出的水。

    “我……我并不打算现在教卡卡西用查克拉。”朔茂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出这句话。“这算是我……身为父亲的自私。”

    “可这样会不会……”

    “[你不知道,天才要背负许多难以想象的重任,要承受永远站在第一的压力,我已经体会到身为天才的痛苦。所以,我不想让我的儿子和我一样,过早撇去本应属于他童真。我想让卡卡西,有一个快乐的童年。]”

    可此时的朔茂并不知道,想要改变一个天才的宿命,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 过去的一切,将永不存在。

    ……

   
    〖我并不喜欢站在顶点的感觉,我只想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,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。〗
   
    字符数:2382(不计空格)

关于【一生】的公告

关于【一生】的几个要点:
1,本文只是作者的无聊之作,cp不定,不定期更新。
2,【一生】写的是卡卡西临死时的回忆。
3,文章中“〖〗”是卡卡西自己的独白。
4,在下“七”,大家叫我阿七就好了。
5,本公告随时添加。
6,以上解释权归“七”所有。
补充:
7,如果大家喜欢阿七的文,点红心鼓励哦!
8,本文大概原著向,对AB部分扯淡剧情略有修改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

【一生】[第一章]

〈第一章〉诞生
    木叶村的夜晚,格外的宁静。

    旗木朔茂在手术室外来回渡步,时不时看向手术室内的妻子。朔茂第一次感到自己的心情格外的……激动,自己马上要当爸爸了,要成为一个生命的父亲,成为他生命中一个重要的人了啊!

    可同时,他又十分煎熬和愧疚:自己在外面什么事都没有,可妻子却要在手术室里头忍受着痛苦。

    就在这时,手术室里传来一阵响亮的哭声。纲手从手术室里走出来,怀里抱着用毛巾抱住的一个银发的小家伙。“恭喜啊,朔茂大哥,是个健康的男孩子呢!”

    “啊,嗯……美和子她……没事吧。”朔茂激动得都要语无伦次,抱起纲手怀里的银发孩子。

    “没事,美和子只是有些疲劳,休息几天就好了。”纲手拍了拍朔茂的肩膀。

    “还有,这个小家伙的名字想好了吗?”

    “嗯,想好了。”朔茂听美和子没有大碍,不由得松了一口气。“就叫卡卡西吧,守护木叶的稻草人。”

    一旁的自来也吐了吐舌头,对朔茂起的名字不太满意。“什么卡卡西啊,稻草人,真是奇怪的名字。”

    “一时兴起而已,不要纠结那么多啦!”朔茂举起抱在怀里的卡卡西“不过,叫卡卡西也没什么不好,不是吗?

    “切,卡卡西这种名字,你就不怕等他长大后对名字不满意?”自来也在一旁嘟着嘴,表达自己不满的情绪。“到时候,你可别来找我,我可是——不、会、帮、你、的!”

    “笨蛋自来也,你知道不知道这里是医院啊!在医院不可以大声喧哗!”纲手一拳揍向自来也,“你怎么连这点知识都不知道!”

    “唔啊!纲手,不要下这么重的手啊!”自来也揉着被纲手打到流鼻血的鼻子,“我知道错了,知道错了!”

    纲手对着自来也又是一拳,“知道错了还这么大声!你的认错态度也太烂了点吧!”

    大蛇丸看着在医院里风风火火地你追我赶的两人,满头黑线的说:“纲手和自来也他们真是……不管他们了,恭喜朔茂大哥成为父亲。”

    “哎呀,你们一个个都这样恭喜我,我都有些不自在呢![但是,我成为了父亲,就要担起父亲的责任。]”

    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╳
    5个月后……

    “我回来了”朔茂拉开门,把鞋换下。给前来迎接的妻子一个大大地拥抱:“卡卡西怎么样了?”

    “你呀,成天卡卡西长卡卡西短的,干脆呆在家里盯着卡卡西看算了。卡卡西他还在睡觉呢。”美和子笑着说,“不过,告诉你,卡卡西他今天会翻身了呢!”

    “真的吗?才5个月就会翻身,真不愧是我的儿子!”朔茂得意极了,“这点肯定是像我的!”

    “是是是,卡卡西什么好的地方都是像你这个超级大天才的。”美和子一副敷衍了事的样子,“快去洗个澡,然后看看你的天才儿子,准备吃饭。”

    “好的,我亲爱的老婆大人,我马上就洗澡。”朔茂一边高兴地说着,一边把背上的白牙放在桌子上。“但是我在洗澡之前,要先看我的一眼我家的天才儿子!”

    “真是受不了你这个家伙,快看一眼啊,看完赶紧洗澡去,到时候饭凉了就不好了。”美和子满脸无奈,为什么明明在外面令人闻风丧胆的“木叶白牙”,在一个小孩子面前会这么的……幼稚。

    当美和子把饭菜都做好,摆在桌子上的时候,朔茂已经端端正正地坐在榻榻米上了。

    “我开动了!”

   
    ……
   

   
    〖如果可以,我希望上天让时间,永远停留在这个时候。〗
   
    字符数:1245(不计空格)
   

【一生】〈序〉[我……就是无聊……而已]

〈序〉
“呼、呼……不要……再浪费力气了,鸣人。”倒在血泊之中的银发男人十分吃力地说道。
他身上的木叶马甲早已被伤口流出的鲜血染红,原本耸立的银发也沾染上斑斑血迹,耷拉在脑袋上。那些血液在一片皑皑白雪中,显得那么的触目惊心。
“没用的,鸣人。我已经……不行了。”在银发男子愈来愈沙哑的嗓音中,处处透露着绝望。
“虽然可能有些遗憾,但是……我不是也履行了我的职责吗?再说了……这个地方也十分漂亮啊,就让我……先走一步吧。你可不要那么快就来找我,因为我要在那边……和自来也大人讨论《亲热天堂》的结局呢……”
一旁的金发男子听了后,终于忍不住眼眶里若隐若现的泪水,泪如雨下。
“不要啊!卡卡西老师,不要这样!你还要陪我修行呢!不是吗?你都说好要教我飞雷神3段的。怎么……怎么可以就这样爽约,你不可以死掉啊!”

……
“唔……”
我的意识……似乎越发模糊,就连鸣人的声音都要听不清楚了……
眼前的景象,也几乎都是……一片漆黑。
好累……
所以,我……要死了啊……

人们都说,当一个人快要死的时候,会在脑海里回顾自己的一生。
我的一生,或许和别人比起来,实在是太过于波折、痛苦。
但我对这如同身处地狱般的一生……

毫无怨言。

字符数:484(不计空格)